馬年經濟的轉機與挑戰

  在馬年來臨的前夕,國內經濟數據終於陸續傳來好消息,首先是財政部海關系統漏算了去年10~12月的貿易資料,更正後,使得去年經濟成長率得以保2,達到2.19%;以美元計價的出口成長為1.4%,雖仍不突出,但只比韓國2.2%成長幅度稍小,高於新加坡的0.8%。
  再來是製造業生產指數在去年12月成長達5.07%,這也是去年全年最大漲幅,尤其是機械業生產成長的由負轉正,更透露些春暖的訊息。另外,國家發展委員會所公布的景氣燈號,由藍燈轉升為黃藍燈,台灣經濟研究院針對廠商調查所編製的營業氣候測驗點,製造、服務及營建業指數全數翻揚,顯示至少今年第1季,是個景氣相對好的季度。
  主計總處也樂觀認為,去年第4季經濟表現優於預期,代表景氣已明顯好轉,若國際風險未釀成災,復甦態勢可望持續。就全球景氣趨勢來看,復甦的態勢的確明顯,但台灣景氣是否就此一帆風順,那可未必,在去年所陸續顯示的經濟結構問題,若沒有根本的方法因應,那麼,台灣在全球景氣復甦的過程中,仍然是落後甚至是脫隊者。
  首先在出口結構方面。細看去年11、12月所修正的出口數據,之所以可以維持正成長,是因為對中國大陸及香港出口成長,戲劇性大幅增加所致,但對於一般預估經濟將明顯好轉的美歐市場,卻仍持續衰退;同樣地,製造業生產成長也突兀地出現在去年12月,到底這些成長,是反映真實的景氣,還是只因為中國大陸農曆年節需求的提前出貨?可能還得持續關注。
  另外,在景氣內需的消費及投資方面,這又牽涉到薪資及人力結構問題,薪資不漲,消費增加自然有限;人力結構失調,投資當然受制。目前全球人力結構問題在先進國家是,中產階級萎縮、薪資停滯、找不到工作;新興國家如中國大陸卻是企業找不到工人,低階工作許多人已不願做,高階工作找不到人才。而台灣,更是面臨了這雙重的結構問題,而且程度更為嚴重。
  台灣實質薪資倒回到16年前水準,青年失業也是在亞太地區最嚴重者。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特別指出,台灣的悶與亂,都源自於人才不足,尤其在中國大陸的磁吸效應下,更顯嚴重。更糟的是,在人才不足下,海外人才引進的便利性,又遠遠比不上他國,依據經濟部投審會調查顯示,有一半以上的對外投資企業,認為人才引進的便利性不足,是台灣投資環境第一弱點;甚至有25%的企業認為,台灣海外人才引進還比不上中國大陸方便。
  當然,政府也注意到上述的相關問題,但我們提醒政府,必須拿出具體因應對策。第一,在出口及對外布局上,過去散漫式的拓銷及游擊式的投資模式,已不足以因應他國的挑戰,如何建構組織性的整體對外力量,實刻不容緩。第二,在薪資議題上,在勞資結構性問題未解之前,請善待兼差工作者及建構兼差的友善環境,這不僅是許多民眾所得增加的重要來源,也是提升勞動參與率的重要關鍵,因此,許多歧視兼差所得的法規及稅制,都應去除。
  在青年就業上,目前的做法是如火如荼推動青年創業,重要原因是青年的機會成本較低,但在沒有營業經驗下,低成功率,也是普遍的現象,因此,倘若可以媒合許多退休但無經濟後顧之憂人士,與這些有創意的青年共同創業,不僅可以提升創業成功率、提升勞動參與率、善用銀髮智慧,並能增加就業。最後在人才上,我們同意張忠謀董事長主張,在長期上,國家當然要培育自己的人才,但短期間,開放及便利人才的引進,應該在今年看到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