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悼雲鶴老師

綠音

  今天看到不雨師兄給我的留言,驚悉菲華詩人云鶴已於8月9日上午駕鶴歸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收到云鶴先生的電郵和消息了,如今聽到的卻是噩耗。真是令人唏噓不已,難以置信。
  八十年代,云鶴先生是菲律賓《世界日報》文藝副刊主編,也是廈門大學《采貝詩刊》的顧問。我的很多早期詩作都是在《世界日報》發表。我的寫作也到云鶴先生極大的幫助和鼓勵。
  2005年2月我在美創辦《詩天空》,請云鶴先生擔任顧問,他很爽快地答應了。他對《詩天空》的發展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議,甚至還從菲律賓千里迢迢地給詩天空寄來一張支票。
  云鶴先生是無愧於詩人稱號的真正的詩人。詩人已去,留給後人的是他那純淨深邃的詩篇。7年前,美國《詩天空》創刊號刊發了云鶴先生的雙語詩,由詩人自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