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河流辯論

同河流辯論是徒然的
特別是在剛下過大雨的時候
他激情澎湃泥沙俱下
嘩啦嘩啦
頭都不回地向前猛衝
根本不給你一個
張嘴的機會
更不會聽你的

只有等他平靜下來
在溫煦的陽光裡緩緩移動
輕掠岸邊的水草
有如撫弄情人的頭髮
愉悅地回應
樹上此起彼落的清脆鳥鳴
有時還繞著水中突起的幾塊石頭
來一段美妙的迴旋曲

這時候用不著你開口
他也會完全同意
而你也早把要說的話
忘得一乾二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