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旱季節

所有影子
都被曬得瘦骨嶙峋
連胸前飄著的幾根鬍鬚
都疏落焦黃

沒有露水潤喉
鳥兒不再來窗前嘰喳
擾人清夢挑撥靈感
詩人只好藉口
筆管乾涸了
流不出一個字

天空一臉正經
沒有絲毫陰霾
你別期望
在這樣的日子
會有喜極而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