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糊塗賬

  瑜美·大順上週四在參議院藍帶委員會作證後,引起參議員晶貴的強烈反應,除了否認收取回扣外,還指責藍帶委員會主席銀虞那三世的“三分球”說法對他是未審先判。在週二的特權演講中,他要求由參院道德委員會進行調查。此外,他又揭發說,瑜美·大順還造訪其他的參議員。
  對瑜美·大順轉為污點證人後到參院藍帶委員會作證,由於對茵裡禮網開一面,沒有說他親自收取回扣,參議員特里連禮斯也感到不悅,表示她的律師曼納洛曾經在茵裡禮的律師事務所工作過,因此故意放他一馬。參議員美廉·仙爹戈也認為,既然瑜美·大順和芝芝·黎耶斯見面時茵裡里在場,就足以證明他涉及百億“政治分肥”弊案。
  從效果來看,瑜美·大順作證後引發兩種不同的意見:晶貴完全加以否認,表示她只是送點心給他,而不是鈔票;特里連禮斯則說她是茵里禮派來破壞參院的調查。不過瑜美·大順表示,她的律師曼納洛和茵裡禮沒有任何聯繫,她退回的四千萬比索也不是茵里禮給她的,而是她出售房產所得。對她的證詞,司法部長黎里瑪卻認為可信。
  晶貴爆料說瑜美·大順還造訪其他的參議員一事,卻引起參議院的“地震”,人人自危,紛紛為自己撇清。參議長狄里侖表示,他僅僅知道她是前總統伊斯拉沓的社交秘書,同她並不熟悉,她也沒有來找他。參議長如此,其他的議員如何可想而知。
  鑒於晶貴說瑜美·大順也造訪其他的參議員,為此,美廉仙爹戈、特里連禮斯挑戰晶貴說出那些參議員的名字,不然讓其他的參議員背黑鍋。參議員蓋耶丹諾也表示,最好是指出那些議員是誰,否則讓大家蒙在鼓裡不公平。不過美廉·仙爹戈認為,在晶貴和大順之間,她傾向於相信晶貴的話,瑜美·大順可能找過其他的議員。
  關於晶貴建議由參院道德委員會來調查“政治分肥”的案子,美廉·仙爹戈表示,由藍帶委員會調查沒有錯,為什麼要道德委員會插手?狄里侖也認為,由於晶貴和銀虞那三世杠上,問題變得複雜,改由道德委員會進行調查也不是辦法。鑒於多數議員不贊成,晶貴的建議可能行不通。
  那麼,在同僚們的追問下,晶貴會說出同瑜美·大順接觸的其他議員的姓名嗎?
  瑜美·大順是否果真找過其他的議員是一個問題,即使有的話,因為投鼠忌器,加上其他的顧慮,晶貴是否會說出真相也是一個問題。從優先發展援助資金被形容為“豬肉桶”這件事來看,它的性質如何可想而知,國會參眾兩院的議員諸公,能夠潔身自愛的人不是沒有,但是不多,從揭發的案子來看,多數議員都巧立名目從中收取回扣。有沒有其他的參議員涉案,同瑜美·大順進行交易,其可能性不是沒有的,問題是,晶貴敢說出真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