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戲

劉振/文

那年,我6歲
奶奶領著我
去8裡地外的五步村
走親戚
親戚家做了我回憶一生的飯
是一種叫作粘窩窩的乾糧
那時,村裡的小河
都懷了孕
大大的肚子
我走在河牙子上好怕
但小鴨小鵝們嬉戲捉魚的畫面
又勾引著我的小小的眼睛

幸虧
奶奶在緊緊的拉著我的手
穿過肆意張揚開放的蘆葦地
真假美猴王就在眼前
第一次看戲
只覺得那時的唐僧很傻很蠢
為什麼要當人家的師傅
只覺得豬八戒滑稽可笑
而自己卻早已幻化成孫猴子
去如來佛祖面前大鬧天宮了

多年過去了
奶奶已經離我而去了
那戲我卻久久不能忘懷
因為如今我天天在演戲
也天天在看戲
一份是浪漫純真
另一份爾虞我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