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美·大順的證詞分量不輕

  瑜美·大順上周出席參議院藍帶委員會聽證會時聲稱,她數度送錢給參議員晶貴,其中包括送到他在參院的辦公室。對參議員茵里禮,她說沒有和他直接打交道,而是和他的秘書芝芝·黎耶斯進行接觸,他有時候在咖啡館出現,喝一杯咖啡就走。一般認為,她的證詞大體上可靠,參院藍帶委員會主席銀虞那三世聽證後表示:“這不僅僅是三分球,而是最終的哨子和勝利的一球。”
  就瑜美·大順的證詞來看,對晶貴非常不利,不但說給他送錢,並且是送到他的家裡和參院,證實了告密者賓虛·雷等人的說法;但是對茵里禮卻是輕描淡寫一句話帶過而已。對此,參議員特裡連禮斯指出,瑜美·大順的律師丁尼斯·曼納洛和茵里禮關係密切,因此她的證詞有所偏袒,可能對案子造成“破壞性”的效果。參議員美廉·仙爹戈也表示,瑜美·大順和芝芝·黎耶斯接觸時茵里禮在場,足以證明他涉及百億“政治分肥”弊案。司法部長黎里瑪卻認為,特裡連禮斯的說法沒有根據,她認為瑜美·大順的證詞可靠。
  這幾天,晶貴對瑜美·大順的證詞作出強烈的反應,表示她送三文治等點心到他的辦公室,而不是鈔票。這種說法讓不敢置信,不過,參院不知何故沒有她進入參議院的錄影存檔。
  晶貴除了完全否認收取瑜美·大順的金錢外,還對參議員銀虞那三世的言論大加撻伐。他說,他聽到他的話後差點從座位上掉下了。這是未審先判,如果藍帶委員會早有定論,何必舉行聽證會?他指出,銀虞那三世用籃球的術語形容他的案子不恰當,如果他有證據,可以召開道德委員會對他定罪。
  作為參院藍帶委員會主席,應保持中立,銀虞那三世的“三分球”說法有點不妥,儘管瑜美·大順的作證效果的確如此。結果給晶貴抓住把柄,連續對他開炮,咄咄逼人,讓他從主動轉為被動,簡直使他沒有還手的餘地。如果一般老百姓聽到的話,還以為道理在晶貴一邊呢!
  怎麼看待瑜美·大順的證詞?黎里瑪部長表示,司法部收集了足夠的證據可以把那些被控涉及百億“政治分肥”弊案的人士拉下馬,瑜美·大順的證詞只是“加值”而已。她昨天對記者說,參議員特裡連禮斯認為茵里禮是瑜美·大順轉為污點證人的幕後推手的說法沒有任何根據。她表示,任何人也不能否認瑜美·大順的證詞增加了百億“政治分肥”弊案的分量,司法部的證據足以把那些被告拉;下馬。
  如果撇開參議員晶貴和特裡連禮斯等人的兩級說法,公平地看待瑜美·大順的證詞,人們不難發現,她說出了晶貴收取回扣的經過,雖然沒有直接談到茵里禮,但是茵里禮在場已經說明了問題。此外,司法部已經掌握了大量證據,瑜美·大順的證詞證實賓虛·雷等人的說法。如果晶貴無法脫身,同樣地,茵里禮也沒有辦法置身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