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吃還有大禮包

  阿達有個綽號,叫「晦氣鬼」,他幹什麼事都不順,處處遇絆子。
  這不,阿達到城裡打工,在建築商劉成手下幹了近一年,一分錢都沒拿到手。
  眼看到年邊上了,身無分文的阿達,連回家的路費都籌不到。這天,他一個人在街上漫無目的地瞎逛著,無意中來到一家大酒店門口。
  這家大酒店的大堂內,正在舉辦一場熱鬧非凡的婚宴。一陣陣東坡肘子的香味順風飄來,讓飢腸轆轆的阿達有些魂不守舍。阿達摸了摸癟癟的口袋,又摸了摸跟口袋一樣癟的肚子,嚥了口唾沫,掉頭想走。
  酒店門口立著新郎新娘的婚紗照,豔光照人、笑容可掬,阿達嘆了口氣,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比他幸福。連新郎的名字都那麼喜慶,叫劉福喜。忽然,他對自己說,嗨,人家名字叫得好,不如去沾一下這個劉福喜的喜氣吧。
  想到這裡,阿達像做賊似的朝四周看了看,壯了壯膽,邁腿進了酒店。裡面擺了二三十桌,氣氛極其熱烈,阿達便悄悄地在角落的一桌酒席落了座。看樣子這桌人互相併不熟悉,互相很少說話。有人朝阿達點了點頭,阿達紅著臉笑了笑,接著就埋頭大吃,真是好不痛快!
  阿達大快朵頤之後,這才發現新郎新娘要過來敬酒了。自己再不跑路要露餡了,便忙不迭地抽身站了起來,離開了酒席。剛拐出大廳,忽然有人叫住了他,阿達慌了神,只見一個梳著大背頭的中年人朝他走過來,口中說道:「這位先生,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
  阿達尷尬地笑著:「家裡有點急事,對不起。」
  「那好吧,」「大背頭」將手中的一個黑包遞給了阿達,「回禮的東西要拿上的。」
  阿達接過黑包,有些詫異地問道:「這一大包都是我的?」
  「大背頭」點點頭就轉身走了。阿達便拎著沉甸甸的黑包拔腿跑出了酒店的正門,一邊跑還一邊想:這有錢人的婚禮還真奇怪,搞這麼大一袋回禮的東西,還用個黑包裝著。
  等到了家,阿達迫不及待地打開這個黑包,立刻傻眼了。裡面根本不是什麼喜糖香煙之類的回禮,而是一個個寫著人名的厚實紅包。阿達打開了其中一兩個紅包,馬上就不敢看了,隨便拆開一個紅包,裡面的錢比阿達三個月的工資還多!這一大堆紅包該有多少錢?阿達不敢算,他也算不出來。
  天呀,難道我這個晦氣鬼真是時來運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