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盃隨感(打油詩)

過客

不可一世的C羅,
灰溜溜地上了飛機。
衛冕的西班牙,
被打得像一隻落湯雞。
地中海的葡萄可是酸的,
英吉利也不見得吉利。
 
還是非洲老邁的雄獅,
最會做生意——
耍賴交錢一次過,
卻不肯交貨。
0比4不敵克羅,
惹得喀國總統發了火。
 
七隻老鼠,
成不了事,
搞壞一鍋湯,
卻卓卓有餘。
只可憐宙斯的國度,
金融危機籠罩,
卻推辭了FIFA
名正言順的獎賞。
 
勤奮的梅西,
沉沒在濁濁人流;
可惜再也沒有,
當年「上帝之手」。
高盧雄雞鎩羽,
內瑪爾抬上擔架離場。
最大的看點——
火辣辣的巴西姑娘,

我在的貧民區,
對足球特別痴愛,
阿呆看阿呆,
弄裡失眠何苦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