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杯隨想

莊農夫

  (一) 阿Q看客
  四年一度的足球杯開始了,巴西瘋狂了,世界沸騰了!巴西被一片綠色森林覆蓋的沃土;巴西,豪放桑巴舞的國度;巴西,足球王國的勝地。巴西舉辦世界盃,讓世界盃更加神秘,更為浪漫,更富激情!
  有人說,足球是神,神通廣大。它跨越了宗教和種族,跨越了國界與時空。一次行雲流水的配合,讓你看到神的智慧和力量。一條優美的弧線,讓你看到迷人的神蹟。一次果敢的臨門,讓你看到神給壯士們的勇氣和信念!場中和看台,是一幅潮起潮落.洶湧澎湃的畫卷。
  足球是神,有人敬為戰神,有人捧為財神。敬為戰神者,把綠茵場地作為聖地;捧為財神者,把草地當為賭場。
  好賭的加納隊,用三百萬美金作為強心劑,只可嘆,到頭來未能擺脫第一輪就出局的命運。
  中國,一個足球賭風盛行的泱泱大國,長期龜縮亞洲,就是衝不出去。可悲的十三億中國人,在世界盃上,回回當個純粹的看客。
  穿不上戰袍,為他人作嫁衣裳的中國看客,只好從場外尋找阿Q的刺激。看,有人考證中國是蹴鞠的故鄉,足球源於中國;有人驗證賽場上的某位名將,身上流著幾分中國人的血;有人驕傲地發現,打得世界第一流強隊暈頭轉向的哥斯達黎加,其足協主席是百分百的中國人‧‧‧‧‧‧
  阿Q確有他的可愛,要阿Q就阿Q個澈底。真希望中國隊也能學學阿Q,在劃押之後,有膽量地大呼一聲,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二) 不似生死勝似生死
  一位足球名人說過:"足球無關生死,足球高於生死。"
  面對法國勁旅,面對少了一名戰將的困境,厄瓜多爾隊的隊員們,像一匹匹神武的汗血寶馬,疾駛如飛地穿梭在綠茵場上。其奔騰之雄姿,無畏之氣概,萬丈之豪情,竟壓倒了法國人。他們不但讓法國隊破門無功,還在保衛戰中發起一次又一次的強烈攻勢,讓法國人的城池險象環生,出了一把又一把的冷汗。
  是什麼力量讓厄瓜多爾隊奮勇向前、不屈不撓,奏出一曲不朽的戰歌?是對高於生死的神聖足球的信仰,是對高於生死的祖國尊嚴的維護。
  場內場外都沸騰了,看台上人聲雷動,震天撼地。銀屏前的我,少有看球激動,這一戰卻突然想起劉邦的「大風歌」,將它一改,暢快一吟:
  大風起兮雲飛揚,
  氣蓋綠茵兮爭國光,
  熱血猛士兮驚四方
  (三) 垃圾文化和吐痰文化
  出於歷史仇恨的緣故,三十二支球隊中,我最希望輸的是日本隊!
  每次看到日本人敗了,心中有一種難以訴說的快意。
  然快意不長,當煙消雲散,殺聲震天的綠色彊場回歸平靜後,看台上的日本人將手中作為搖旗吶喊的藍色氣袋變成場上的垃圾袋。
  此時,你的情緒也如同氣袋,頓時癟了不去。本以為是狡猾東洋鬼在作秀,沒想到到網上一查,這一無聲的舉動,竟是他們從國內到國外,一如既往的垃圾文化。無聲勝有聲!心頭為之一震,原想向日本人致敬,希望中國人能以他山之石,攻我之玉。
  豈料卻生出一個幻覺,垃圾文化再加上軍國主義,也許要比氫彈更可怕!
  兩年前的冬季,在北京住了一段時間。那四處的綠痰(應是霧霾所致)讓你噁心不已。有回排隊進地鐵站,為避開地上的綠痰,竟不自覺地學起芭蕾舞人,踮起腳尖,小心翼翼地前進。
  很難想像,一國之都,如果不掃除令人不肖的吐痰文化,雄心勃勃的中國夢,誰敢說,那是一個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