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美·大順爆料震驚四座!

  昨天在參議院藍帶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瑜美·大順作證時說,她是女商人納布禮斯和參議員的中間人,   數度把回扣送到參議員晶貴在參院的辦公室、餐廳和青山區的家裡。她還說,是她介紹晶貴給納布禮斯認識的,但從二零零八年後,納布禮斯就沒有通過她而是直接和晶貴打交道。
  參院藍帶委員會主席銀虞那三世出示一些照片,她從中指認兩人帶她到晶貴的辦公室。銀虞那三世證實,這兩個人叫亞斐洛·黎洛斯·黎耶斯和丹尼,都是晶貴的保安人員。
  瑜美·大順講的很詳細,情節引人入勝,如同一部電影。她回憶說,納布禮斯建議給參議員百分之四十的回扣。她和晶貴的第一筆交易為三千七百五十萬比索的“政治分肥”,晶貴獲得五百七十萬比索的回扣。她承認,她從中獲得四千萬比索的傭金,由於受到良心譴責,決定回國作證。
  人們從瑜美·大順的敘述可以看到,被人稱為“政治分肥”的優先發展援助資金,如何從公帑轉入某些參議員和不法商人的荷包中。雖然“政治分肥”已經實施了數十年,並一度被認為是法律允許的,但因缺乏有效監督和存在漏洞,結果淪為貪官和奸商的囊中物。
  那麼,參議員茵里禮和納布禮斯的關係如何?瑜美·大順表示,她沒有直接和茵里禮打交道,而是把回扣交給他的助手、律師芝芝·黎耶斯。有時候,在她們完成交易後,茵里禮會在餐廳出現,喝一杯咖啡就走。她表示,他不清楚茵里禮是否知道她和芝芝·黎耶斯的交易。
  關於收取“政治分肥”回扣一事,此前茵里禮堅決加以否認,說是他的助手芝芝·黎耶斯未經他的許可收取的。但是芝芝·黎耶斯卻表示,她被茵里禮出賣了,對此憤憤不平,已經辭去她在茵里禮辦公室的工作。
  對瑜美·大順的爆料,參議員晶貴還是加以否認,表示她不是送錢到他的辦公室,而是送去點心。他還駁斥瑜美·大順作證時所說的一些不實之詞,表示他是二零零四年七月當選參議員的,怎麼會在九份就把“政治分肥”交給納布禮斯的非政府組織?他還指責參院藍帶委員會主席銀虞那三世對聽證會的處理方式,說他只接受“表面價值”,云云。
  從瑜美·大順在參院藍帶委員會的爆料和晶貴的反應來看,前者講得頭頭是道,雖然在時間上可能有些出入,不過就情節來說,可以說服人,讓人覺得她的話有一定的分量。反觀晶貴的反駁,如他說瑜美·大順不是送錢而是送點心給他,卻缺乏說服力,讓人難以置信。
  據報導,瑜美·大順作證後,參院藍帶委員會還將傳召電影明星馬·丹利溜到參議院接受調查。國家調查局說,他已經答應回國協助調查。瑜美·大順作證後,總統府昨天表示,接受納布禮斯作為污點證人的大門沒有關起來。這番話說明,總統府還在爭取納布禮斯,如果她倒戈一擊,相信那將比瑜美·大順的證詞更加精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