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五首

莊永慶

懷念童話 
 
向晚時分
裝載童話的小船
在夕照中駛入暮色深處
 
從何而來
黑暗中如何辨別方向
 
小船緩緩而行
沿途點燃岸邊的燈盞
以及燈盞下明澈的眼睛
 
夜色深沉
城市和鄉村已經入睡
 
小船槳聲依舊
朝著更深的夜色駛去
蛙聲和流星渾然一體
 
擦亮火光
照亮兩岸的村落和鼾聲
讓夢鄉的飢餓和寒冷
得到糧食和溫暖
 
夜色真美
今夜小船經過的地方
找尋不到疼痛和悲傷


 
一種生長在山中平凡的植物
千百年來竟如此深入我們的生活
 
鋸齒形的葉片   在不經意間
進入到我們的生命
撫慰並蠶食無數易逝的光陰
 
在沸水歡快的傾注中
高貴或者低賤
痛苦或者歡樂
盡在壺中舒展魅人的柔顏
 
微含苦澀的綠色汁液
在裊裊升騰的暖意中浸潤著
一段段蒼白而平淡的時光
慰藉了我們惆悵抑或亢奮的心靈
 
在我們厭倦塵囂的日子裡
茶用甘淳芳香的語言
為我們訴說一種久違的心情
 
真實或者想像
 
清澈的溪水在記憶中流過
坐在高樓聳立的岸邊
想像清風   想像明月
想像童年月光下的裸泳

混濁的溪水在現實中流過
站在水泥柱子林立的岸邊
想像甘蔗林  想像相思樹
想像日漸稀罕的蛙聲

這條溪流還將向未來流去
那時   我們將想像什麼 

納木錯,從夢中升起
 
彷彿從夢中升起
一個無以名狀的世界
幽藍、深邃、恬靜、安詳
曠世的容顏,在亙古的寧靜中
幽幽綻放在地球之巔
念青唐古拉山——夢境的守護者
以純白色的忠誠默默佇立千百億年
 
這是一種透入骨髓的藍
鋪天蓋地,層層疊疊
藍色之上還是藍色
藍色之外還是藍色
這只能是夢裡才有的顏色
天空和湖泊渾然一體
軀殼和靈魂渾然一體
 
這就是冬日的納木錯
上帝深深的一聲嘆息
塵世間觸手可及的天堂 

三月桃花
 
蜂飛蝶舞
春天已被搬運山中
破石而出的嫩綠
與鳥鳴遙相呼應
 
灼灼其華
去年的桃花又爬上三月的枝頭
耀眼的光芒中
人面已在春風中走遠
 
逼近花蕊
逼近春天的深處
傾聽春水流過桃花的輕嘆
傾聽往事的塵埃落地的聲音

三月桃花
在高處召喚浮云和流水
召喚漸次消褪的容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