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

甲陽木/文

一直坐在自己的小臥室不敢出門
一出門
CJ超市的姑娘們會問我的寶貝女兒回來了嗎
一出門
學校的老師們就會嘰嘰喳喳問荷花寶貝何時回來
一出門
賣炒飯的、賣炒粿條的、賣糯米雞飯的。。。。。。
劈天蓋地的熱情的問候
令我喘不過氣來
 
即使回到家
看著大臥室裡她的鞋襪、玩具、書包。。。。。。
我也喘不過氣來
短短的離別長長的相思
短的似小兔子的尾巴
長的像萬里的長城
 
好心人的問候本是溫暖的
但在於我的耳朵
確是一把把的利刃
一刀刀刮食著我的心
還有
千山萬水的距離
萬水千山的重量
隔斷了我的時間和空間的方向
我在李白的白髮三千丈中悲傷
離別遠不是文人騷客折柳的惆悵

思念是一種怎樣的味道
濃濃的清澈的無聲的相思水
倒灌著本已氾濫成災的心田
我希望
明天的陽光
會讓她開出五彩斑斕的鮮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