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禮物

譚玉瓊

有時候,一個動感的回憶,也是一份最有意義的禮物 ……
今晚,幾位好友為旅遊事宜,約到「七奇觀咖啡室」相討。依所約的時間,我步履姍姍登上七個咖啡景觀的其中之一「長城」,因為我們每次約見面,都是這個「老地方」。
沿著梯級,一步一步向前,很快了映入眼簾便是大門兩旁寫著:
不登長城非好漢
來到長城品咖啡
我便停步,欣賞一下。悠然,覺到一個會心微笑緩緩地呈現,曾經他和我也來過此地。他也曾笑著哼哼地念「不登長城非好漢,來到長城品咖啡」。心,漫不經心的回味,若隱若現、依依稀稀:他正站在我身旁,正在清清晰晰地念「不登長城非好漢 …… 」
尋味著,尋味著,我觸覺到自己臉上所展現的絲絲歡?,隨之,我懷著一種心曠神悅的心情,走進咖啡室內,與友人們會面。
剛剛坐下後,我那雙張羅的眼睛,連忙目不下給凝望對面室內一個角落的桌子,曾經我倆一起坐在那裡,共同品嚐苦而甘的芬芳咖啡;共同沐浴詩中意境的陣陣風韻……
清楚記得,當時,為了讓我深入認識詩歌,他執筆寫了很多有關四言七絕例句在白紙上,慢條斯理隻字解釋其中的語法、定義、意境、平仄等等。對我無微不至的他,也許,深怕我消化不良,邊說邊寫,就譬如上次妳到越北公幹時,我為妳寫的一首詩:
聞訊赴京城
心聲筆底鳴
劍湖初閱覽
人事未分明
公幹雖從命
私遊應慎行
返程機下後
來電解牽縈
  全情投入的我,靜靜的聆聽著他說的每一語,寫的每一句。可能,他發現了我臉上透露出什麼似的,便停筆溫柔地問:「妳在想什麼?」
我動容的微笑,輕輕靠近他耳邊說:「我很幸福!」
「什麼幸福?」他莫名其妙的回應。
「這首『友人京城公幹』,是您在一年前寫給我的,這麼久了,且您寫給我的詩逾百首,沒想到,您還能一字不忘地寫出詩中的一詞一語。」
他聽後,輕笑地說:「傻瓜,我可以忘記其他的詩,但關於寫給妳每一首、每一字,都是那麼刻骨銘心的。」
我默默不語的,此時,彷似無聲勝有聲,輕輕的依附著的他肩膀,一股濃濃的幸福飄逸,瀰漫於周邊,瀰漫於身心 …..
「玉瓊,情人節快到了,妳的親愛的送什麼給妳呀?」
友人的問道,使我從追憶中停留,笑笑,簡簡單單地回答友人:「巧克力、玫瑰花、首飾等等,我都不需要了,因為他已經送給我,每天都是快樂的情人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