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圓圓 晨露

搓圓圓 一顆又一顆
六歲四歲
小手紛紛
伸入節日傳統中

一團雪白濕軟
幾分鐘的調拌
半包糯米粉半杯水
超越了當年
母親外婆
連續幾天的忙碌
挑米浸米磨米
潺潺雪白米漿半袋
石頭壓著瀝乾

待著柴火大旺
滾沸那一大鍋江水 ( 註)1
掀浪一波波
投入
滾圓那小雪球
外婆手裡
媽媽手裡
數不清多少顆粒

自家炒香磨碎那一斤半斤白豆粉
混著白糖
大盆裡等著
美麗妝扮那水面飄浮
撈起一勺
又一勺
米黃色香甜盆裡打滾
單手抓一根筷子
紛紛瞄準
雙鵰數鵰
嘴合不攏
那還顧得熱燙

童年那一幕
眼前重演
六歲騎上高椅
跟著我
投籃
一顆又一顆
鍋裡沸騰
伴著現代版年輕慈母
急急忿忿尖叫
燙 小心燙
引得四歲奮不顧身
我也要我也要
攔腰抱起

最後一顆

桌上一●(蝶去蟲加王)
吃得歡喜
跌倒爬起 (註)2
這親身涉險經歷
腮旁額前
猶掛一抹白粉
冬至冬至
小小心田中
撒播
圓圓甜甜黏黏
湯圓種子

相約
當外婆很老很老時
兄妹倆
冬至湯圓一碟 (註)3
煮來
外婆吃

註1:五六十年代家居拉讓江畔,日常飲用江中挑來的江水。今日江水?濁,己不復可飲用矣。
註2:現代版慈母,指我女幾,擔驚愛怕,輕易不讓小孩動手,過於保護主義。就靠我這個大膽外婆破戒,凡事都讓他們參於。
註3:我是福州人。自小吃的湯圓是乾撈的,裹滾一層豆粉白糖外衣。這幾年加花生粉。福州話叫喜樣,(語音)。湯圓是指有餡料的,通常是甜花生碎屑。小時常跟母親在一後巷小攤叫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