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世界日報五邊形詩歌專欄 (第10期)

《泛起》方角張祖陞

當慾望
不知不覺要具體化
快樂隨之被擠出界
在歲月波浪中
宰浮載沈還是乘風破浪
無論如何選擇
都是一種冒險行為
這是無奈人生
美好及公平處
能夠享受孤獨
內心容量才大
仰望一生
蒼老只一秒

《北緯二十二度的沉思》轉角段春青
 
北緯二十二度的黃昏
你剛剛醒來
看著遠離人群的昨日
大西洋的心臟一半在天上
另一半也在天上
我在北方的小鎮打開窗戶
聽見小時喜愛的歌手
小鳥嘴上的大河分裂成災
深谷處處,孤島林立
四季的女兒傷勢沉重
我對著明月說謊
又對著陽光發誓
大西洋的海灘上我遙望自己
我不是黃昏的羊群
也不是背包來客
更不是這裡的主人
我只想在海上安葬要泊岸的雙腳
我只是流浪在海灣的玻璃瓶
我是童話的信徒
正爬在二十幾度的黃昏過夜

 
《六月喬木》號角王崇喜
 
六月的喬木留不住一片落葉
六月的天空也留不住一隻飛鳥
六月很窮
 
六月的喬木
只剩十根赤白的手指
赤白的手指把草原上的秋風
拉得又細又長
六月,又細又長
 
六月的喬木那裡都不去
六月只守著藍藍的天空
和夜裡的一灣湖水
湖水很白
湖水裡的月光很白
 
六月,湖水裡的樹枝掛滿星星
六月,很富裕

《六月》奇角黃德明
 
六月是紅色的大河
大河的腰上六月灌滿泥沙
在六月的手掌上細雨如稻秧
從今日起雨水苦澀如泥
從今日起我們放棄了遊牧和自由
如同放棄飛鳥忠愛的天空
 
六月的眼裡只有紅色的大河
緩慢的大地將帶我們去往何處
是去向質問我們的沙漠中的沙漠
還是回到海水和青色的花草之上
開一朵沒有泥土和雨水的鮮花
等待這世間最美好的蝴蝶
為了我們而死亡

六月,美麗而殘缺的六月
六月,汗水如雨水的六月

《被生活蹂躪的人們》 廣角王子瑜

生活以毫不遷就的步伐
把人拖向廚房拖向超市
拖向辦公室拖向工地
夢想瑟瑟發抖地被踐踏在腳下
嚇得頭也不敢抬起來
希望,如同看不見的明天
是否在某處等待
誰都沒有把握
 
被生活蹂躪得失去做夢能力的人們
丟出了他們原本打算在築夢時
用來擦汗的白絹
——向生活投了降
只是為了能夠活下去
人們背叛理想、出賣夢想
卑微地匍匐在冷酷的生活面前
從早晨忙碌到夜晚 

《牛肉麵》一角 張林仙

今天去吃麵
肉有點多
菜有點少
你的生活呢?
 
《珍珠》 雲角 明惠雲

我是一顆無名的石子
大山是我的母親
江河是我的老師
深海裡那隻貝殼的心窩
是我最終的歸宿


《草》風角禹風
 
柔軟的堅韌
像唱在天空的歌
隨著雲
順著雨
撒向無邊
 

《螢火蟲》海角流風

螢火蟲,小小的螢火蟲
你在幽黑的樹林裡穿梭
衝破黑暗的繭囊
點著微弱的光,飛向前方
黑暗的一股神秘的誘惑
觸使著你嚮往
好像不擔心些甚麼
銀河是你的故鄉
你是有生命的星星
黑暗只能點綴你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