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不能好好相處

不能。如果我們的眼睛
仍患著嚴重的色盲
只知迷戀
自己皮膚的蒼白

不能。如果我們的耳膜
仍被偏見蒙成一面定音鼓
只對特定的頻率
空空應響

不能。如果我們的臉仍忽陰忽陽
一秒鐘前還在那裡繁花盛開同人家說笑
一轉頭卻肅殺冰冷
把一個陌生人的問訊在半空中凍僵
 
不能。如果我們在本來已夠狹窄的心裡
繼續豢養嫉恨
張牙舞爪
隨時準備現出獸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