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故土(組詩)

周 偉

〈重返土地〉

最初只是想逃避
每天爬上爬下的108級樓梯
倚欄喘息忽聞百里之外
飄來故土牛糞味的氣息

想起土地
才感知  腳下的每一步
不是真實的土地
每天在街市穿行
目光注視的路面
其實不是注視土地

土地在報刊擴展
或隨電波放大於空間
腳下的土地在萎縮
心中的土地在淡薄
在《看圖識字》裡
竟是那樣陌生而呆滯

耕牛  田園  村落
常常裝飾著城市的居室
欣賞時  卻沒有喚醒
珍存在心靈深處的記憶
平凡的土地太平凡
幾乎讓人一時無法記起
感覺它的存在與價值

假日  真該回故鄉走一走
重返土地中間
重溫土地的戀情
跟土地默默交談  敘舊

 

〈聊天〉

回到鄉下  與鄉親聊天
最愜意是在夜晚

圍在大方桌昏黃的燈下
你可以蹲坐在條凳上
大口大口喝大碗茶
或熟稔地捲起一支紙煙
天南地北地聊一筐城裡的時髦
再回過頭來傾聽
原汁原味的鄉里事

粗獷而質樸的聲音
很有感染力
字字句句散發著泥土的芬芳
抑揚頓挫傳達出土地的心聲
這時候  你會激動不已
喝一口大伯斟的稻香水酒
再嚼幾粒爆香的炒黃豆

這樣融洽的氣氛
白天很難找到
只有在夜晚你才會感到
城裡人與鄉下人的差異
你會以為你已完全投入了
心靈盛滿了粗獷的質樸
你會發現他們很高大
根本無需你的同情與憐憫
倒是你自己覺得很可憐
無法完全滲入他們心裡

想著離開鄉下時
那帶不走的坦誠與淳樸
你想做鄉下人也做不了
這種滋味你體驗後
就像這聊熱了的夜晚
一輩子也忘不了


〈守夜的老農〉

默默蹲在田壟
任紙煙從指間燃到心頭
面對禾苗伸出無數隻手
田地裂開無數張口
抽泣  吶喊
他欲哭無淚

他無奈  悶悶地守望著
臉色禾苗般焦黃
額下的皺紋土地般粗深
繚繞的煙霧
驅不散如霜的月色

一種純粹的至深的感情
與他息息相連
他的憂慮就是土地的憂慮
水稻的命運就是他的命運
他廝守著
無望地守望著

夢裡漫出刻骨銘心的水
離他很遠很遠
這時候  豐實的收穫
蹲成一個虔誠的等待


〈自然哲學〉

在農民的意識裡
冥冥之中總有無法超越的
神或魔鬼

有什麼樣的天災沒有遇過
有什麼樣的苦難沒有吃過
該努力的已作出一切的努力
該付出的全部付出
得與失  眼下已經不重要了

久雨望天晴  久晴盼天雨
這是很自然的心情
而雨要下多久它便無忌地下
天要旱多長它便肆意地旱
焦急無奈已成多餘

農民知道怎麼去做
久雨  疏渠固堤
久旱  配好水車或抽水機
逆來順受  順來逆受
這是最原始的哲學
這是最自然的哲學
誰能改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