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是這樣過的……

許 棟

  大年初一那天,難得睡到九點才起床;本來打算更晚些起,卻被一位病患叫醒,匆匆穿上衣趕到診所為她診治。
  診治完今年第一個病人後,重新關了診所大門,到侯王廟拜神。我今年參拜了三間寺廟。除夕夜到維多利亞公園游年宵,二女兒和幼女同行,品嚐了在香港落地生根、成了香港「傳統美食」的臭豆腐,因逛年宵的人越來越多,快到十二時的時候,連附近的街道也人山人海,於是決定由電器道的方向退出維園,並到天后廟道的天后廟讓孩子禮拜。這是今年參拜的第一座寺廟。接著到大坑的蓮花宮焚香,這是第三座。小時候母親常帶我們到蓮花宮拜觀音,此宮安奉佛教及道家諸神,我參拜神佛是繼承傳統,不屬宗教信仰範疇,對神佛傳說的善行,卻是教育子女向善的材料。
  初一中午帶幼女到荃灣,這地方三、四十年前是鄉鎮,如今的新興市區,有很多酒樓食肆,我們在多家酒樓找位,卻都滿座了,最後在「稻香」找了兩個「搭台位」。同桌的兩個七、八十歲的老婆婆,她們一起飲茶,結賬時則是「AA制」,各出一半。香港有很多被子女忽視的老人,尚能走動的,於年節時沒有子孫相陪,便互相扶持到茶樓品茗,奈何缺乏充足財力請客,便各自付賬。這樣也好,可以感應一下那些比她們年輕的人與子女同樂的氣氛。香港人把年老父母送離家庭,投入老人院的舉動已經成了「時尚」,好些子女甚至不肯為這些長輩繳付月費,最後只能由政府買單。
  在荃灣飲完茶,已是下午三點多,乘搭巴士回逸東村,雖是大年初一,幾乎所有的醫療機構和藥店都休息,為顧及急症求醫的街坊,我的小醫室仍然在下午五點至七點服務兩小時。四點多抵達醫室,門口已有許多病人等著,這些都是較嚴重的病人。一般香港人都不會大年初一吃藥或找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