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戲還在後頭

  對參議員茵里禮和晶貴來說,二零一四年並不好過,不但不能擺脫“豬肉桶”醜聞的糾纏,甚至越陷越深,日前從天降下一個瑜美·大順,聲稱曾經送錢給他們,使身陷弊案的這兩名參議員百口莫辯。瑜美大順週四將出席參議院藍帶委員會聽證會,屆時她將爆出什麼新料呢?
  經告密者賓虛·雷等人揭發後,雖然茵里禮和晶貴均為自己進行辯護,斷然否認涉及“豬肉桶”回扣醜聞。他們指出,這是執政黨對在野黨進行迫害和為二零一六年大選進行準備。不過,由於證人言之鑿鑿,儘管他們能言善辯,始終無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瑜美·大順繼賓虛·雷等人的出現,對涉及弊案的被告、尤其是茵里禮和晶貴等人來說更是不利。茵里禮和晶貴昨天表示,他們不想出席週四參議院藍帶委員會的聽證會,他們寧願和她在反貪污法院見面。
  瑜美·大順何許人?為什麼從天而降,指正茵里禮和晶貴涉及“豬肉桶”醜聞呢?
  她是前總統、現任馬尼拉市長伊斯拉沓的社會福利秘書,也與前總統亞羅育關係密切,因涉及馬南巴耶資金轉移弊案,同亞羅育等人以掠奪罪被起訴,後潛往美國。上週五突然從美國回來,指證茵里禮和晶貴涉及“豬肉桶”醜聞,並表示她將歸還分贓所得的四千萬比索。
  瑜美·大順突然回國充當證人,確實讓不少人感到意外,她已經脫離樊籠,為什麼回國充當證人?大概有兩個原因:希望轉為污點證人後,可以不會因掠奪罪被起訴;大概是總統府進行策反,使她毅然回國充當證人。
  對瑜美·大順即將在參議院藍帶委會作證,參議員伊斯古禮洛昨天表示,參議院已經出現緊張的氣氛。   可以預見,雖然茵里禮和晶貴以回避為由選擇不出席聽證會,瑜美·大順的爆料將對他們不利。除了茵里禮和晶貴外,某些參議員大概也心中忐忑不安,擔心憑空飛來橫禍,使自己也陷入漩渦。
  瑜美·大順出面作證,勢必使百億“豬肉桶”醜聞再次掀起波瀾,對涉案的茵里禮和晶貴等人無疑沉重一擊,使他們的辯解顯得更加蒼白。不過有人指出,雖然瑜美·大順作證對他們不利,但還是無法讓他們俯首認罪。如果被認為是百億“豬肉桶”醜聞幕後主謀的納布禮斯女士反戈一擊,轉為污點證人,那麼茵里禮和晶貴等人將非常不妙。
  總統府曾經公開呼籲知情人士出面揭發涉案的不法官員,策反納布禮斯倒戈大概是其中的一項計謀。   不過總統發言人陳顯達昨天表示,目前布禮斯陣營尚無作出表示,司法部有可能提出建議,不過現在還沒有消息。這說明,總統府正在進行策反,如果納布禮斯轉為污點證人,那麼對茵里禮和晶貴等人將是致命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