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獅你好

王志君

  石獅你好。再見你已經時隔兩年了。我忘了當初第一次離開的時候你是什麼樣子。那時候九二路剛剛繁榮,萬歲腳的對面還不是步行街,侖峰路還是服裝批發街。獅城電影院那裡的燒烤和麵線糊溫暖著每一夜晚歸的人。我們一群孩子仍然會在週末去吃一頓冰島或者阿波羅,在人民路口喝一杯石花糕。那時候,我的世界就是你的樣子。
  石獅你好。在這裡生活或許最能拉幫結派。去哪吃個飯,去哪唱個歌,走路就到了朋友家門口。喊一聲,三缺一,也許就有大幫回應的兒時知己。五一、十一黃金週還有過年的時候,各路豪傑從五湖四海齊聚小石獅,說笑著如果大家都留在故鄉就好了。可是到最後還是都回到了拚搏的地方努力。石獅就是這麼個你來了不想走,但又不得不離開的小城市。
  石獅你好。你熟悉了這個地方的人來來走走,去南洋,去歐美。以各種各樣的方式移居,以各種各樣的理由再也沒有回來。有時候,你的小市井氛圍讓人想逃離出去,卻又以親切的鄉土文化讓人思念。你獨特的美食有記憶中啊嘛的味道。你本身,就帶有父輩的印記銘刻在我們的血液中。想你,就像想念老去的親人。
  石獅你好。以前你的溪流和海域總是那麼清澈澄淨,現在為了什麼卻如此渾濁?為什麼以前我們能玩耍的東西如此少,卻能感覺到無比的充實和滿足。為何現在隨著你的膨脹,這裡的人也都膨脹著虛榮。當石獅的豪門婚宴越來越多,還有沒有人結婚只是單純地因為相愛?
  石獅你好,儘管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你,但是你卻變得越來越陌生。在這個人均GDP有8萬多人民幣的小縣級市,到處是港澳臺和海外華僑的僑鄉。在我心裡,仍然是老家破舊的磚瓦,老人口中的阿依心肝。你是祖先流浪的最後一站,卻是我們出走的起點。我留戀你的味道,卻再也深愛不起。

2014/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