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公

蘇揚

  誰能掂量出你心中的悲痛和歉疚?
  你眼看著出嫁的妹妹因生育而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又因孩子一個個夭折,悲傷衰竭而亡。
  你作為哥哥,無法保護妹妹的生命,除了捶胸頓足和自責,又能如何?
  為了照顧妹妹唯一倖存的兒子,你傾其所有,甚至拿出自己的結婚戒指,借給我的爺爺去外村相親。
  試問,你要忍受多少屈辱、痛苦與無奈,才甘心讓自己的妹夫再娶別的女人?
  你對爺爺娶回來的女人說:我沒有別的懇求,只要你不虧待我的外甥,他的生活費我給。
  很多年了,有關你的記憶一直在我的腦海裡。
  但我記住的不是你的模樣,而是你送給我和哥哥的壓歲錢。
  哦!舅公,那是我的童年。
  臘月二十以後,村莊開始有了過年的氣味。
  你不顧年老體衰,不顧天寒地凍,不顧積雪封路,拄著枴杖,徒步六七里,給我與哥哥送來壓歲錢。
  你來時,我還沒有起床。
  你不驚動任何人,不進我家的門,不喝我家的水,只在門外將兩個紅紙包交給母親,細心囑咐幾句,便又拄著枴杖離去。
  當母親將帶著你體溫的紅紙包放在我的枕頭下面時,我總是急不可待地要看看裡面的錢,卻不明白母親嘴裡的嘮叨:
  這麼大雪天,舅公公又拄著枴杖給你們送壓歲錢來了,連茶都不喝一口。
  你就這樣年年送來壓歲錢,從我的父親延續到我們兄妹,直到你去世。
  而我已記不得你去世時的情景了,也不清楚那時父母親有沒有帶我到你的靈前。
  啊!舅公,我對你所有的記憶就是這些了,我也只能記錄這麼多了。
  蒼天垂憐!忍辱負重的舅公,恩重如山的舅公,你在天堂終於可以給你的妹妹一個交待了!
  芝萍代全家跪祭!

201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