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花待鳥

李明月  (撰詩/攝影)

這個春天    我跟著花開
結識了一種山雀
鳥兒    已經習慣了一個人
見到我時不再飛了
這個人不知     鳥兒在春天
是以花朵果腹的     從來都是這樣
卻成了    我的新發現
 
現在   鳥兒倒掛枝頭  
啄幾片花瓣    婉轉幾聲   
看我一眼    再轉向另一朵  
老櫻桃樹下    鳥兒  
飛去又飛來     風  
落英繽紛     滿頭滿身 
……
匆匆    走過了多少次花開  
找到了   得到了   又丟了      
跌倒了   爬起了   迷路了
但都沒有找到    當年在春夜
遺失的    那個寶物
一千隻猴兒    依然在春江 
打撈    千山的月亮  
……
走過了多少次花落    終於悟得了
那個「閒」字    接近
一棵開花的樹    看到了
虛掩的    門裡門外——
前面是山    後面是水
一個人走在夕陽中
伴著流水歌吟:
經過了滄海  
走出了荒原
弄得一身傷  
當年都在老地方

         2014、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