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報紙日期:  2018-09-12

“有外國提供的錄音為證”

杜特地聲稱多股勢力勾結企圖顛覆政府

2018-09-12

  【本報訊】杜特地總統週二說,他有證據證明,他的政敵、共產黨和MAGDALO集團,在陰謀推翻他。
  杜特地在一次電視轉播的他與首席法律顧問班尼洛的對談中說:“你們知道,施順和這個MAGDALO,還有那些不喜歡我的人,他們聯合起來,我們有證據。我有一個同情我的外國(政府)提供的交談錄音。”
  杜特地是在指菲共創始主席施順;由前叛亂士兵組成的MAGDALO集團和他的政敵。
  總統說,他將要求那些文件向公眾顯示。
  他說:“我要求它被解密,我將披露一切。”
  杜特地總統否認用他的權力壓制政府的批評者,指出他給予批評者天天“不斷地講話”。

“沒有以權壓人”

  杜特地說:“我尚沒有簽署任何命令逮捕或壓制任何人,特別是批評者。”
  他補充說:“他們每天在這樣批評不停。事實顯示,我給予他們一輩子的時間不斷講話。”
  反對派立法者批評572號總統公告,該公造取消了給予參議員特里連禮示的特赦。
  不過,總統堅持說,在給予該靠兵變起家的參議員的特赦中,存在缺陷。
  杜特地強調:“總檢察官加利沓看到有錯的地方。如果它錯了,就是錯的。你無能為力……任何律師鈄會同意我的意見,即是總統專有的權力。”
  總統較早宣稱,前國防部長加斯敏有“篡奪權力”的法律責任,當後者在二○一一建議給予特里連禮示和其他一些人特赦。他說,加斯敏作出該建議且“自行批准”。

“軍隊可儘管投靠他”

  杜特地總統嘲弄軍隊投靠參議員特里連禮示一邊,如果他們對他作為一個領袖失去信心。
  在同總統首席法律顧問班尼洛的單獨訪談中,總統說,軍隊甚至可參加特里連禮示的陣營。
  他說:“如果你們看到特里連禮示為你們所做的,去他的一邊。進行兵變或革命或任何什麼。”
  “你們有這樣做的自由。事實上,我鼓勵你們,以便結束一切。”
  總統也警告士兵不要受以特里連禮示為首的MAGDALO集團所影響。
  他說:“我只是告訴共和國的士兵,謹防MAGDALO對你們的串謀。”

嚴重跑題

  當被問及他的健康狀態,杜特地總統避而不答,反而指控菲共創始主席施順同MAGDALO集團串謀。
  在他同總統首席法律顧問班尼洛的單獨訪談中,杜特地被要求透露他的健康狀態。
  在回答中,總統指稱施順同MAGDALO集團勾結,當他恢復他的安琪兒,一個“同情”他的外國,提供了關於他的批評者之信息。
  杜特地說:“他們聯合了起來,我們有證據,我們有一個同情我們的外國提供的交談。我們沒有那麼尖端的技術,沒有認明他所指的國家。”
  他補充說:“在任何一天,我將要求它被解密,把他們全部披露……他們能夠監視一切,他們經常在通訊。”
  這不是杜特地第一次宣稱一個外國給他關於他的批評者之信息。
  他以前說,一個外國提供他被拘禁的參議員黎˙利瑪據稱被竊聽的交談,它據稱證實後者涉及毒品交易。
  回應杜特地,班尼洛只是這樣說:“關於你的健康狀態,你非常健康,公眾可以看到。”
  杜特地上週末敦促公眾他的批評者據稱驅逐他的行動,他說,它將在十月“加速”。

沒有遺憾

  杜特地總統週二說,在他兩年多的總統職位,他沒有遺憾。
  被班尼洛問及作為總統他是否有任何遺憾,杜特地回答說:“沒有。國會,不是全部,提供了他們適當的幫助。他們有他們我尊重的觀點。”
  他得到國會多數成員的支持。
  該73歲的領袖補充說,在他六年任期的三年多,他只是計劃完成他已開始的方案。
  “剩下的三年太短。我現在所要的,是那些我已開始的剩下的被完成。當然,關於毒品。”

“你瘋了”

  杜特地總統週二猛擊反對派參議員特里連禮示懷疑他律師會考結果的正當性,稱他“瘋狂”。
  杜特地說:“我通過會考因為我的父親?嗬,你瘋狂。你錯了。”
  杜特地說:“我在我的父親死了二十年後成為律師。”
  該參議員指稱,總統的父親,前納卯市省長未申智˙杜特地可能打招呼和利用關係,讓他的兒子在一九七二年通過律師會考。
  重申對特里連禮示的貪污指控,總統也猛擊該參議員的父母親,聲稱他的母親同軍隊做生意,儘管利益衝突。
  杜特地說:“不像你,你的父親在服役,你的母親在海軍做生意,沒有透露詳情。”
  另一方面,特里連禮示說,他的父親從部隊退休,死於一九九八年,沒有對他的母親提出的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