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報紙日期:  2018-09-12

懷念師長

莊勇
2018-09-12

  最近筆者中學時代的中文級友會設了一個手機viber聊群,迄今已有二百位左右同學加入。幾個星期以來,差不多每一天、每一時和每一刻,都有同學在這個平台裏發表意見、傳達訊息或者聊天,好不熱鬧。最有趣的就是某位同學提出一個話題,然後大家發表各自的意見、看法或見解。所談論的話題有生活、家庭、工作、社會、醫學、養生,甚至是政治和宗教,可謂包羅萬有。
  其間有談到我們將於九月下旬,在仙範市青山區某餐廳,舉行一年一度的中秋聯歡會。一提到聯歡,就有同學表示,再過三年就是我們畢業四十週年紀念,大家應該隆重慶祝一番,所以現在就應開始展開籌備工作。
  時間過得真快,記得兩年前一位中學時代的中文班同學,邀筆者參加畢業卅五週年紀年慶典,怎麼一眨眼就過了兩年,現在竟然開始在談四十週年慶典的事,方醒起中文畢業已將近四十年,當時二十歲不到的少年人,如今已即將進入花甲之齡,真是感嘆歲月不饒人。昔日不少美若天仙、許多男生競相追求的女同學,雖然有的保養有術,如今仍風韵猶存,可是畢竟臉上還是呈現歷經滄桑歲月的印記。
  這陣子共有四位昔日的師長先後離世,他們分別是中學部中文教師李紫薇老師、中學部英文班數學教師Mr. Ong、小學部英語教師Ms. Beato和小學部中文主任陳仰平老師。同學們在聊群中提起他們,大家無不對恩師的離去感到惋惜。
  講到以前的老師,一位同學說他有一次在上中文課的時候,突然遭當時在授課的陳鼎謙老師丟黑板擦。另一位同學立刻回應說,這是違犯學生人權的行為,要是換在現時,該位老師極有可能被告上法庭。
  筆者認為,這位同學若非記憶差了,就是對陳老師存有偏見,才會說出這樣的話。相信所有瞭解陳老師的為人和性格的人,都會知道陳老師若非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
  陳鼎謙老師是筆著中學時代中三中文班的國文老師,學生們給他起了一個外號叫Pendong。他性榕內向,課堂上除了授課以外,跟同學們不會有任何其他互動;在教員室,除了工作作上的需要,也不會與其他老師有任何交往。不過,他教書倒是很認真。
  也因為這樣的性格,學生們都很喜歡作弄他,對別的考師,同學們只敢在背後稱呼他們的外號,可是對陳老師,大家竟然敢面對面呼喊他的外號,他也不會有任何反應。上課時,學生們不是大吵大鬧,就是在課堂上搗蛋,更有人於他在黑板上寫東西的時候,用摺成球形的紙張往他的背後,他轉過頭來看一會兒後,就若無其事地又轉回頭去繼續抄寫...
  陳老師是一位單身漢,沒有家室,無兒無女,在菲律濱舉目無親,加上性格內向,所以連一個朋友都沒有。聽說他退休以後晚景很淒涼,最後幾年連一個固定的居所都沒有,長期住在廉價旅社,幾個星期換一間,最後也是死在旅社房間裏,而且死了好幾個星期都沒有人知道,直到屍體腐爛發臭才被發現…
  他的不幸消息傳開後,那些以前經常作弄他的學生都十分後悔,感到實在太對不起他了;那些平時尊敬他的同學,則很同情他的遭遇,對他的不幸離世感到惋惜。一些巳回港定居的同學,筆者每次回去探親期間,約他們出來聚一聚時,一談起陳老師大家都會為他的坎坷人生流下眼淚。謹此訖祝願陳鼎謙老師在極樂淨土得以安息。